当前位置:cites首页 >> CITES公约 >> 术语与评述 >> 寻找解释CITES的简单方式
寻找解释CITES的简单方式
2012-02-23 14:33:57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804  文字大小:【】【】【

政府间的多边条约带来了思维、外交和国家政策间的高水平汇聚。CITES包含以上所有方面,而且更多:协定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公众作为贸易链的一个决策者,也是管理程序中重要的监督者。如果公众并不理解或者支持协定,将给CITES的执行任务带来更多困难,并继而影响公约的效力。

消费者的个人行动很重要。公众有关是否购买野生动植物的任何深思熟虑的决策,都需要他们准确了解法律方面(尤其是购买或拥有涉及的标本或产品是否合法),和保护方面(举例而言,贸易是否是环境可持续性的或者有害的)的信息。那种常见的“不要购买”的公众游说活动并未充分区分合法和非法贸易。他们同时模糊了通常禁止商业贸易的真正濒危物种与许可商业贸易的CITES附录物种之间的区别。这样的公众游说并没有给消费者提供足够的信息,以协助正确决策,或简化复杂的管理问题,却公开或不公开的宣扬着一个“贸易是错误的”观点。这样的做法显然不符合协定的贸易条款。当这种“不要购买”活动过渡传播,则会破坏那些为物种保护和可持续资源管理提供资金激励的合法贸易,对社区的生计带来负面影响。

CITES秘书长注意到,CITES应该简单,但是在其采纳决议、决定以及严格化国内措施的30年的历史中,变得愈发复杂。《CITES World》通讯杂志调查了所有成员国在如何简要解释诸如CITES这样的协议时所面临的困难。澳大利亚、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意大利、新西兰、斯洛文尼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美国等几个国家在本期中分享了他们的相关经验和例证,而国际动物园与水族馆联合会也提供了动物园如何促进对CITES的更深入理解的见解。

    意大利主动提高公众有关CITES的意识

在2005年,意大利管理机构推进了向更广泛观众解释CITES的活动,以增强公众意识。意大利环境和土地保护部与Corpo Forestale dello Stato、海关和Ministero delle Attività Produttive合作,在国际机场‘Roma Fiumicino’出发口设立了一个永久性展示。他们在机场的门廊放置了两块大展板,上面分别用意大利文和英文介绍了CITES的一些基本信息,最关键的是引起公众对于非法运输动物植物的可能性的关注。

他们在同样位置也为游客提供了小指南。其中包括对CITES的简短介绍和描述,以及对主要旅游目的地CITES纪念品的概述。他们也给了例子,说明哪些案例需要许可、没有所需CITES文件的后果以及某些遭受罚没处理的CITES标本。最后,这个指南包括了联邦管理机构的细节信息和一个儿童小游戏。

还有一段录像丰富了该展示的内容,这段录像显示了非法捕捉、收集和运输CITES动植物的图片。同时也通过永久展示被查没标本来引起公众注意。

在得到罗马动物园的同意后,环境与土地保护部与Corpo Forestale dello Stato在罗马中心的动物园共同举办了名为Furti di Natura(被盗窃的自然)的永久性展示。这个展览在橱窗里陈列了不同的CITES查没标本,重点展示了那些影响了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被非法捕捉、采集和贸易的标本。

这个展览的目的在于告知并唤起公众更多地关注:为宠物市场、皮货贸易、植物园艺和木材工业每年从自然界“偷走”数百万活体标本与其威胁自然保护之间的关联。

虽然这些展览是面对更多公众开放,但中小学学生和教师等被作为特殊目标群体。从这个目的出发,他们开发了一个“教育套餐”。包括装有各种教学素材(如动植物的拼图、制图、游戏)的小手提箱,提供给每个参观展览的学校。
作为上述开端的后续工作,Fondazione Bioparco di Roma还将单独创建一个专门介绍动植物非法贸易的网站。

 面向公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经验——面对多重文化社会的挑战

在1970年代,石油繁荣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带来巨大的财富。自那之后,在1990年签署和加入了CITES的UAE就带有独特的多文化和多语言社会的特征。仅在迪拜酋长国,就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人称这里为自己的家园。不同的语言、教育背景、传统、观点和文化给公众意识工作带来很大挑战。UAE的CITES管理机构、科学机构以及UAE的政府部门在针对一般公众设计提高公众意识素材和程序时已经考虑了这方面情况。

增强国家机构人员的能力

UAE的相关机构与CITES秘书处联合组织了一些研讨会和培训课程,为抗击非法贸易的雇员提供能力建设。其中一个研讨会的对象为海关公务员,而其它的,则针对市政当局官员和管理及科学机构的雇员。另外,他们还开办了一个“培训培训者”研讨会,有四位培训师得到了证书。其中一位培训师以后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为南部非洲阿拉伯语成员国开办了为期三天的培训研讨会。该研讨会由阿拉伯语和英语记录在一张CD上,并分发出去,以备其它UAE政府部门和阿拉伯世界其它国家受益。另外还针对大学和中学学生以及宠物商店店主做了公众意识演讲。

机构确保不同的UAE政府网站登载CITES信息,并推动公众意识,如the Environment Agency: Abu Dhabi (www.ead.ae ),Federal Environment Agency (www.fea.gov.ae )和 general informational website (www.uae.gov.ae/uaeagricent)等。

让其它有关人士参与反对非法贸易

机构采取的第一步是开发了一个鉴定手册,使政府部门可以更多参与到反对野生生物非法贸易的战役中。这个手册全面而简单。手册的服务目标人群为实践工作中的非专家,如宠物商店雇员和报关点官员。它尽可能避免专业技术术语,而对各附录作解释,这些努力都有利这个复杂的公约便于执行。手册还帮助提高了公众对于在UAE为常见贸易且受到公约保护的物种的意识。手册介绍了在UAE受威胁和濒危的CITES或非CITES本土物种的令人感兴趣的信息,以及学名、英文名并列了物种的阿拉伯名称。UAE的机构认为公众意识在野生生物保护中有关键性作用,因此非常重视编发这种手册之类的出版物。

其它印刷品如猎隼的传单,包含了有关购买新猎隼、向野外释放猎隼、送出国外繁殖、用猎隼捕猎,猎隼注册以及办理拥有者证明(猎隼护照)所需的手续程序等。

提高目标人群的意识

UAE的机构一直热情参与每年的国际狩猎和骑术展览。自2002年来,他们通过这种方式促进公众对CITES的了解。在那些UAE或是周边地区举办的通常是猎隼的展览上,机构可以在一个固定的会议地点,对特定目标听众宣讲可持续狩猎和控制非法贸易的理念。他们经常发放的阿拉伯文的猎隼手册(Falconry Manual),解释猎隼注册程序和CITES的基本信息。同时也展示了诸如阿拉伯羚羊、阿拉伯猎豹、波斑鸨、鹦鹉和爬行动物的海报。

机构最近还在准备一套6本的加拿大CITES环境鉴定手册的阿拉伯文版本。这些手册已经翻译成阿拉伯文,预计不久将发给UAE海关官员和雇员以及其它相关部门使用。该手册在酋长野生生物协会(the Emirates Wildlife Society)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 for Nature)的合作下完成。

机构已经把CITES附录I、II和III翻译为阿拉伯文,以加强执行2002年No.11号关于濒危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的管理和控制的联邦法案。

通过媒体传递信息

机构与媒体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尤其在发生查没事件时表现突出,媒体得到快讯,在联邦、地区甚至国际范围内发布信息。例如最近的一次在阿布扎比联邦检查零售商店,发现零售商没有CITES许可文件而非法销售价值超过AED 180,000的45公斤鱼子酱。这个新闻得到了广泛的关注,更深刻表现了此类零售商在反对非法贸易战役中的重要作用。另外,机构突击检查了动物市场上几个宠物商店,罚没了没有许可文件而非法销售的包括猴、龟、鹦鹉以及蟒等在内的标本。一个公众关注行动会将此重要信息传达给公众。

 中国的公众意识——香港特别行政区

CITES自1976年起在香港生效,1997年6月香港回归中国后,公约仍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执行。多年来,尤其是执行的早期,香港在说服一般公众,尤其是贸易者,保护濒危物种和执行CITES上面临很大困难。有个流行的误解是认为CITES是为贸易设置障碍,最终目标是阻止所有动植物贸易。早先时候强制执行可以有效抑制非法贸易。但是长此以往,在得不到公众的理解和支持下,公约的执行不可能成功。香港考虑到应该通过公众教育向贸易者和一般公众展现CITES的正确形象。

在过去的十年间,香港做了很多努力,逐步通过教育工作提高公众对于保护濒危物种的需求与CITES的概念等意识。在多年的努力之后,如今的贸易者通常公认CITES是调控贸易使其可持续的继续,而不是阻止贸易的。一般公众的态度同样改变,他们现在支持濒危物种贸易必须受到调控,而高度濒危的物种必须充分保护的思想,这反应在今年香港CITES法律的修订得到了贸易界和其它利益关联群体的热烈支持。

为提高CITES的外在形象与及相关的执行力度,香港开展了针对不同人群的一系列公众教育项目,包括商人、游客、学生和普通公众。商人、其它执行机构以及NGO之间保持着紧密联系,并在适当的时机组织特别行动。

商人

获得在CITES控制下商人的支持和合作必需保持与其沟通。除了日常联系个体商人之外,也通过会见不同贸易部门,如传统中药、植物园、宠物、水族馆、象牙、皮草等商会保持联系。无论何时在CITES控制下出现任何实质性改变,包括CITES附录的修正,商人们都会得到这些改变的细节,以保证他们了解这些改变的缘由。会给特定商人发送函件,如有必要则发送给全体商人。目前香港的CITES管理机构保持着至少18000名商人的详细联系资料。机构同时也积极寻找机会在贸易杂志上发表文章,并通过商会发放宣传册页。

游客

经常有游客在未获得CITES许可证书的情况下将濒危物种标本带进或带出香港。CITES机构在机场和边境站点通过张贴海报、散发册页、设置经常罚没制品展览箱和播放音像的方式进行公开宣传。另外,向旅行社发放册页并通过导游的解说宣传。香港海关和税务部在本职工作之外也积极参与这些公众性活动。

学生

学生同样是我们的目标群体之一。机构经常给学校提供教育材料和讲座,并不时在学校组织临时展览。把罚没的标本捐赠给学校作为展示材料,提醒学生保护野生生物。在中学课程中也引入了濒危物种保护的内容。

公众

为在一般公众间普遍宣传保护濒危物种的重要性以及相关的控制,经常在公共场所如购物中心和公共图书馆等举办展览。另外通过媒体,包括电视与广播宣传,在公共交通工具包括公交车和火车上发布广告。最后,经常以最新信息更新网站(www.cites.org.hk )。

濒危物种资源中心

濒危物种资源中心建成于2001年,展示了200种的濒危物种,分别属于近600个执法行动中罚没的标本。中心为所有希望了解更多濒危物种和CITES的公众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观地点。目前中心每年吸引了超过7000参观者,包括商人、学校学生、政府官员和普通民众。为游客提供团体预约登记。为更好服务公众,将在今年(2006年,译者注)后半年提供自助语音导游。

特别事件

2003年利用沙雕和在the Reader’s Digest Asia组织下的摄影比赛努力探询新的积极行动方式。摄影比赛面对公众,这个活动吸引了1000名参观者。在学校,则开办绘画比赛和广播剧比赛。这些活动都获得了广泛的公众关注。

 向美国公众解释CITES

美国鱼与野生生物管理局是美国的CITES机构。多年来管理局一直致力以一种清晰简明的方式对公众和相关申请者宣传有关CITES的信息和要求。这些努力包括公众聚会和讲演、信息的电子发布、出版材料和美国CITES管理机构职员每日提供的电话答复。机构还确保公众可以参与到美国准备CITES缔约国大会(CoPs)的会议过程中。

公众会议和讲演

管理局确认,举行公众会议在很多方面都有利于向一般公众传递CITES相关信息。《联邦注册》(Federal Register)这份发布法律、法律提案和美国政府部门及机构公告的日刊将发布有关该类型会议在国内不同地点召开的消息。最近,美国管理和科学机构举办了一系列五场的公众会议,讨论西洋参(Panax quinquefolius附录II)的出口事项。除了公众会议外,管理局还把握所有机会,在国内和国际的会议上做有关CITES的报告,召开公开会议,或设立CITES展台。例如,管理局近期在国家博物馆联合会会议上做了有关CITES的幻灯报告,并在国际爬行动物博览会上开设CITES信息展台。

我们的CITES网站

在过去20到25年间,我们发行了一系列关于CITES的说明书和传单,以浅显易懂的形式介绍有关CITES条约的各方面信息。例如,在CITES许可证和证明书说明书中简要解释了CITES是什么,在贸易附录I和II物种的标本时需要哪些CITES文件,以及如何提交申请美国CITES许可证或证明书。我们还有一些特别针对CITES事务的说明书,包括附录II标本的贸易、如何让该类贸易支持可持续利用、附录III标本的贸易、出口圈养的CITES野生生物、进口豹或象的狩猎纪念物、CoP会议上会发生什么、成为CoP观察员的程序,以及美国植物救助中心,作为接收CITES附录植物罚没活标本的项目概况等。在网络应用之前,我们就已经向需求的公众提供了这些情况说明和其它CITES相关文件。在1990年代建立了我们的网站后,还提供在线信息网页http://www.fws.gov/international/cites/cites.html 。我们在我们的CITES网站上提供了额外信息,帮助公众理解条约,比如张贴公约的文本、CITES成员国和非成员国国名录、美国指定的进口、出口和再出口CITES附录野生动、植物的港口、最近一期《联邦注册》上有关CITES事务的公告、最近的美国CITES双年报告以及美国最近为CITES、标准委员会、技术委员会或工作组准备的报告等。还在网站上提供了链接,可以点击到CITES秘书处网站的特定页面,例如CITES附录、CITES物种数据库和成员国CITES管理、科学和执行机构,以及非成员国相似机构的联系方式名录。

在过去三年间,我们设计了一些针对特定分类类群的网页,帮助公众以及那些专门针对这些分类类群贸易的商人了解CITES对这些特定分类类群的要求。新网页包括CITES木材物种、西洋参、大凤螺(Strombus gigas)以及附录III物种,并在其中重点介绍了2006年4月在美国要求下被列入附录III物种的鳄龟(Macrodemys temminckii)和地图龟(Graptemys spp.)的贸易问题。我们还创建了一个网页专门介绍即将开幕的14次缔约国大会的准备工作。最后,除了CITES网站外,还另有一个美国许可证网站(在http://www.fws.gov/permits),包含野生动物植物的许可证信息,也包括CITES的许可证。这个网站上为可能的许可证申请提供了明白易懂的信息,帮助人们了解在美国不同野生生物管理法律下的许可证申请程序。

公众参与CITES CoPs的美国预备会

美国鱼与野生生物管理局在1970年代后期建立一个了程序,使得公众可以参与到缔约国大会的美国预备会中。这个程序的第一步是在《联邦注册》上发布公告。在相应CoP召开前约16个月,我们在联邦注册上发布一个公告,邀请公众就美国应该向成员大会提交的物种提案、决议、决定和其它议程条款提出建议。通过成员大会前《联邦注册》上一系列额外的公告,以及一到两次公众会议,我们向公众提供了成员国大会议程、如何作为观察家参与的信息,并为公众提供机会,评论美国在成员国大会上所讨论议题的谈判立场。

至今,我们收到公众对于我们CITES网站所提供信息,以及公众参与美国CoP预备会的很多正面反馈。我们正在不断更新和改进我们的网站,并计划在不远的将来增加CITES药用植物的网页。

 新西兰

在1989年新西兰成为CITES成员国之后不久,其CITES管理机构,即保护局编撰了一系列小册子和宣传手册,以提高来往于新西兰的旅行者对CITES的认识。第一个册子名为“出国购物?不要买到麻烦!”,解释了CITES,并概要性地列了一个表,指出一个购物者可能尝试购买,但是在带回国时需要许可的商品。机构将这个小册子发送给新西兰的主要旅游代理商,并要求夹在所有通往国外目的地的航空机票中。事实证明这种方法是对新西兰居民出国旅游有效的宣传协助。但是越来越多旅行者从网上定制国外旅行和更多使用电子航票现象的出现,加上小册子更新和再版所需的成本,已降低了该项宣传形式有效性。因此,人们正在评估其它向一般公众宣传CITES的途径。管理机构的目标之一是降低新西兰居民罚没无CITES文件标本的比率,过去四年来,罚没信息显示CITES机构的努力卓有成效。

在2002年,新西兰与太平洋通讯局(Pacific Communications Bureau)联合开展了一项名为“拯救天堂”的行动。这项行动由小册子和海报组成,强调了获得CITES许可证的程序并不复杂。与此同时,在与中国保护教育信托(the Chinese Conservation Education Trust)的合作下,保护局为扩展中的华人社区特别制作了小册子,介绍有关传统中药中含有的CITES附录动、植物的贸易问题。实际上,一项在全国最大的国际航空港所在地奥克兰的研究显示,经常从华人社区成员手上罚没到CITES附录物种标本。因此,机构给华人社区的代表安排了一系列包括粤语和普通话的会议,并以中英文海报、宣传册和信息传单的形式向那些特别的目标群体做宣传,因为他们经常有家庭成员从海外赴新西兰探望。同时,机构也安排社区广播的采访,而这种通报活动已取得一定成功。在这两个活动项目获得成功之后,奥克兰保护局办公室通过发送印制以下物种或产品的宣传资料,更加努力提高一般公众的公众意识:西洋参、鸟类、鳄类、象牙、仙人掌和响雨木、鲟鱼、贝类、珊瑚、昆虫以及龟和海龟等。选择这些类群的依据是其产品或衍生物经常被罚没。该活动已经证明相当成功,宣传页多次再版,并于2004年刊载在保护局网页上。

其它有关提高CITES意识的努力,包括积极参与文化事件,如每年一度的太平洋岛民节(Pasifika)、中国新年庆典,并参与到动物园、爬行动物展览、植物展览以及其它类似的保护活动中。必须要指出的是,与边境部门(海关署和农林部)的紧密联系使得我们可所有部门协同工作并出席特定的公众活动。最后,我们在所有重要的国际空港及一些较小而较少国际飞行的机场设置了CITES展示。

即便如此,从越来越多地区前往参观新西兰的游客数量持续增加,而没有适当的文件就携带CITES相关物品进入本国使得边境管控工作人员和CITES工作人员工作繁忙。

 斯洛文尼亚向公众解释CITES

2000年4月CITES在斯洛文尼亚生效以来,管理机构的最大任务是公众信息和提高公众的意识。

2002年,斯洛文尼亚发起了一项广泛的公众信息行动。行动的目标在于尽可能向最广泛的公众提供有关濒危野生动植物贸易和CITES的信息,活动针对不同感兴趣的群体出版了大量宣传材料,包括书签、传单、行礼包标签、一些海报和一份详尽的、为培训负责公约执行的机构形成的160页的手册。宣传材料为斯洛文尼亚语和英语。

在2002年末,机构将这些印刷材料发送给650个斯洛文尼亚的中学和小学。这些材料也同样提供给边境海关和游客办公室,书店和图书馆也参与了材料的发放。根据一项独立的调查,2002年第一次发放的宣传材料覆盖了国内约40%的人群。在2004年,材料再版并再次发放。机构在卢布尔雅那Brnik国际机场出发大厅设置了永久展示窗,提醒游客小心购买动植物种制作的产品,并提供有关CITES的宣传单和行礼包标签供路人索取。管理机构还在卢布尔雅那的国际旅游展览会Alpe Adria以及斯洛文尼亚最大的学生和青年展览会Student arena上举办有关濒危物种贸易和CITES的常规展览。
除了用出版物和展览向公众提供信息外,斯洛文尼亚管理机构还组织常规的新闻会议,并在所有主要的国家报纸刊登文章,在公共和私人的电视频道和广播电台上广播消息。另外,在与海关管理局的合作下,准备主题新闻讨论会,告知公众海关控制培训研讨会的成果和收获。在CITES成员大会的每次会议之后以及特别事件如CITES30周年之际准备专题广播节目。

斯洛文尼亚管理机构的代表定期给安大路西亚国际大学(the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of Andalusia)硕士课程项目“物种管理、方法、保护和贸易的国际框架”做报告,和卢布尔雅那大学(the University of Ljubljana)研究生项目“自然遗产保护”。给学校以及植物园和国家历史博物馆等国家研究机构做报告也是管理机构的公众信息活动之一。另外,卢布尔雅那大学生物技术系以及马里博尔大学犯罪司法与安全系部分学生的毕业论文以CITES为题。

斯洛文尼亚管理机构最近(2006)的成果是一份四年报告和CITES在斯洛文尼亚执行情况的光盘。报告展示了从CITES在斯洛文尼亚生效到2004年3月1日斯洛文尼亚成为欧盟完全成员的几年中,为执行CITES所采取的立法的、行政的和其它方面措施。报告提供了机构和CITES执行负责人的详细联系方式与能力信息。报告简述了对濒危动植物物种贸易与严格家养措施的立法条款。报告还包括公约执行中一些国际合作的案例,以及培训、数据、程序和公共信息等。报告附件为2000到2004年期间,CITES物种标本的罚没数据和每年的贸易报告。光盘上是斯洛文尼亚CITES执行负责机构和个人的详细信息;法规部分,包括公约文本、欧盟野生生物贸易规则以及相关的国家法规;至今位置斯洛文尼亚的所有相关出版物,以及许可证和动物标识的电子部分。所有这些段落都提供了CITES秘书处以及欧盟委员会网站的链接。光盘上的信息不久将提供在斯洛文尼亚管理机构网站上。

CITES和斯洛文尼亚执行的基本信息在环境部网站http://www.gov.si/uvn/slo/index.html ,自然保护研究所网站http://www.zrsvn.org 。所有出版物和光盘也有英文版本。要获得其它信息或者取得出版物拷贝请联系斯洛文尼亚CITES管理机构arso@gov.si

 CITES和公众意识:澳大利亚的策略

澳大利亚政府投入大量资源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和野生生物贸易的公共意识行动上。幸运的是,多数澳大利亚人有强烈意识保护他们独特的本土植物和动物,也愿意支持贸易监控。与任何提高公众支持的活动一样,一个长期活动要获得足够关注需要一个集体的影响。远期策略通过各种途径,如出借罚没标本给教育机构如动物园和博物馆,发现野生生物走私时发布新闻,以及给学校孩子们讲演,来提高一般公众对野生生物贸易条款概念的了解。这些行动使得人们对野生生物国际贸易管理需求的正面评价越来越多。虽然一般公众的支持很重要,但是将那些受到野生生物贸易条款影响的特别兴趣群体以及目标信息资源区别对待更至关重要。每年在澳大利亚都要采取一个主题行动,目标是减少野生生物制品的罚没比例。本年度,以去往国外的游客为目标,发放旅行者小册子,野生生物贸易的行李标签,并在国际机场和航空杂志上做广告。新的抑制食欲食物包含肉质植物火地亚(Hoodia gordonii),是近期野生生物罚没的主要物种。通常情况下,澳大利亚人在网上从海外供货商手上订购该产品,而后者并不告诉他们需要许可证,结果产品在进入澳大利亚时遭到没收。当供货商进入到澳大利亚环境和遗产处视线中后,机构主动联系供货商,并向他们解释许可证的要求。作为一个当前教育活动的一部分,机构还制作了一个火地亚宣传手册。

包含类如熊胆、兰科物种和虎骨等成分的传统中药,在进入澳大利亚会被没收。为减少这些产品的非法进口,机构在国际游客和澳大利亚高峰协会中发放一本中英双语的信息册,《野生生物保护和补充药物》,赠送给中药零售商和从业者。作为一个重要的、比率不断增加的被没收物品,传统药物将是下一个财政年的目标。

同时也举行了其它的活动如在贸易展览如海贝展览和外来鸟类展览上设立信息摊位、建立了一个外来鸟类产业顾问组,在特定刊物如狩猎和时尚进口商的杂志上刊登论述专栏和广告。

环境和遗产部网站(www.deh.gov.au/biodiversity/trade-use/index.html )上提供了CITES的概括信息,以及特别针对产业和个人的关于野生生物贸易要求的信息。为简化信息,还特别制作了常见贸易物种如袋鼠、鳄鱼、狩猎纪念物及象牙等的信息宣传册。

如果遇到违背澳大利亚野生生物法的进出口,澳大利亚海关署则代表政府在边境实施野生生物产品的罚没工作。政府对新近人员提供了定期培训会议,给没有经验的海关官员提供进修项目。未来,预计主要针对澳大利亚文职官员和法官等进行沟通,以增加他们对非法野生生物贸易重要性和后果的意识。

澳大利亚总是希望能学习其它成员国在提高公众对于非监管野生生物贸易具有的潜在有害影响这方面意识的主动行动,如果你希望可以收到任何澳大利亚的印刷材料或者有材料于我们分享,请给Liz Ferguson发邮件wildlifetrade@deh.gov.au

 动物园推动CITES宣传

动物园和水族馆保管了大量在野外受到威胁的物种,并为这些物种实施联合繁育计划。在WAZA(World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世界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译者注)旗下有182个国际(全球)谱系,而在地区化水平上也管理着大量分类类群。地区的繁育项目或谱系总计约800个。未来,在WAZA的管理主导下,区域间或全球繁育计划的数量还会增加。当所有这些联合保护项目承担了标本跨边境的频繁转移,WAZA网络的成员机构将对CITES的有益功能产生很大兴趣。

而且这个兴趣不仅基于对于可以在不同国家的成员机构之间转移动物的需求,也包括期望不会太过频繁地代表管理机构照料被罚没的动物。 虽然动物园和水族馆通常乐意帮忙,但他们的能力有限,而且他们很少能够永远收留那些不在他们收藏物种计划之内的被罚没动物。现代动物园和水族馆自认为拥有四项主要任务:

 ● 娱乐
 ● 教育
 ● 研究
 ● 保护

新的世界动物园和水族馆保护策略于2005年发起,不仅规定保护是第一要务,也提倡一个整体分析过程,注意到只有动物园、水族馆和植物园可以实施跨整个领域的保护活动,从异地保护、繁育受威胁物种、研究、公众教育、培训、影响和倡导,到就地保护物种和其生境的支持。

WAZA目前拥有220个成员机构。另外在WAZA网络的23个相关区域或者国家动物园和水族联合会拥有1000个临时机构。这1220个机构每年迎接6亿参观者。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固定观众”群体,不止接受基本生物知识,也了解到保护议题,尤其了解到危胁现存野生生物物种的特定因素。基于以上原因,非法和不可持续的贸易则成为此背景下的重要话题。

● 动物园和水族馆有很多途径向公众传递CITES信息。
● 有关物种的CITES内容可以作为围栏告示、导游手册和网站介绍的标准基础信息的一部分。
● 在一个特定展览上以海报和小展览形式直接介绍CITES,或者建议参观者不要销售或购买那些从保护或动物福利角度看有问题的标本。
● 组织一个有关CITES的特别展览。多数动物园有条件组织临时展览,提高公众对于CITES事务的意识。

迄今为止描述的行动涉及的主要是单个机构。而动物园和水族馆联合会已经开始通过在国家和地区水平上组织保护行动来聚集成员的成果。尤其特别的是,欧洲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EAZA)正在实施一项年度行动。多数这些行动的重点在于非法的和不可持续的贸易:

● 丛林肉类行动(2000-2001)发起了一项直接向非洲和欧洲领导诉求的情愿, 有190万观众签名。
● 虎行动(2002-2003)为虎的保护计划募集了70万欧元的大笔筹款。
● Shellshock行动(2004-2005)的一项主要任务是提高人们对于世界海龟和龟类所面临威胁的意识。
● “拯救犀牛”EAZA犀牛行动(2005-2006)的重点在于一组主要受到非法贸易威胁的CITES附录物种,于2005年9月正式发起。

最后,WAZA自己也在推动CITES方面做出很多努力:2006年5月在WAZA网站(www.waza.org  )上开办了一个虚拟动物园。这个动物园展示了近300种物种,提供了文字、照片、分布图和其它网络资源链接。每个物种也显示了CITES级别,并链接到CITES网站的CITES附录种。(“Finding a simple way to explain CITES”,CITES World,2006,No.17,曾岩 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