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ites首页 >> 物种信息 >> 物种评述 >> 云南斑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云南斑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2012-02-23 14:33:57  作者: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1425  文字大小:【】【】【

 闻丞1,王剑2
1. 北京大学;2. 西南林学院

斑鳖,也称斯氏鳖(Rafetus swinhoei)俗名癞头鼋,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龟类,却由于分类上的争议而长期被科学界忽视。

原因在于斑鳖的模式标本是一只浑身斑点的幼体,部分分类学者长期将其当作中华鳖(Trionyx sinensis)的异名。斑鳖成体则被误定为鼋(Pelochelys cantorii,Pelochelys maculates)[1]或太湖鼋(Pelochelys taihuensis )[2]。事实上,斑鳖与鼋的外形区别非常明显:1, 斑鳖腹部骨骼形状与鼋不同,斑鳖腹部有二块胼胝体,而鼋腹部有是五块[3];2,斑鳖头部有明黄色花纹(红河流域个体的此特征更为显著),鼋头部没有此类花纹;3,斑鳖的鼻吻部突出,红河流域渔民将其头部形象地比拟作“猫头”,而鼋的鼻吻部较钝,头显得小。此外,成年斑鳖活体背甲长度可以超过1.1米,而鼋的则很少超过80厘米。上述鉴定特征,也是我们在查阅历史记录(标本、文字、影像)和访谈中确认斑鳖记录的依据。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来自中国和越南的标本[4]被重新鉴定,分类学界逐渐对斑鳖分类地位达成一致见解。

到2006年9月在苏州召开中国第一次斑鳖保护会议时,世界上已知的斑鳖活体仅为5只,其中包括上海动物园1972年捕自云南个旧的1个个体。此外,上海自然博物馆、中科院成都生物所标本馆还藏有其他来自云南的斑鳖标本,这些标本都来自云南境内的红河干流。越南北部发现过斑鳖的几个地点,绝大多数也在红河流域内。由于对于斑鳖在野外的数量,生存状况从未有人进行过系统调查。为了探明斑鳖的生存现状,2007年初,“保护国际基金会”和“龟鳖保育基金”支持开展了红河流域云南段的斑鳖生存现状调查。

作为一种在最近半个世纪才数量骤减的大型水生动物,斑鳖在其历史分布区内留下了诸多各种形式的记录,包括残骸、当地居民(尤其是渔民)的记忆、渔政部门存档的捕获记录文字、图像乃至影像、地方史志中的相关记载。由于不可能直接进入混浊的河水进行大规模直接搜索,我们最初着手调查时主要依靠察看渔政部门的存档资料和对河流沿岸的居民尤其是有经验的渔民进行访谈以期得到能反映斑鳖现状的信息。在访问河流沿岸的居民点期间,同时进行斑鳖分布区的生态因子测量用以评估斑鳖的生存环境,这也有助于保护策略的制定。

在云南境内,所有可以确证的斑鳖历史记录均来自红河干流。斑鳖在云南境内的历史分布范围,上至元江坝,下抵河口红河出境处,有近350公里河段(图1)。在我们见到的所有来自红河的“鼋”(标本或照片)中,仅有2000年来自河口的1只为真正的鼋(Pelochelys cantorii),其余均为斑鳖。在元江以下各县境内的河段,直到2000年,每年仍有稳定的捕获记录。在本世纪以前,当地的过度捕捞一直是导致斑鳖数量剧减的主要因素,但斑鳖的分布范围并未出现太大的变化。

2000年以来,由于红河河谷公路建设工程以及采矿、采砂行业的发展,河岸滩涂以及河床底质发生了很大变化。交通的便利使得沿河水产品消费市场规模变大,也加重了红河流域鳖类所承受的贸易捕杀压力。随着元阳县境内的南沙电站于2007年截流,斑鳖的历史分布范围已被永久性分割。最新调查显示,在最近三年有斑鳖捕获或目击记录的地点已经萎缩到位于南沙大坝上、下游且相距甚远的两处河段(图2),这两段河流也恰是红河流域内生境较少受到人为干扰的区域。然而这两段河流所能庇护的成体斑鳖数量可能不足十只,且未有繁殖证据被发现。因此,发现残存的个体及其栖息地,已经成为挽救斑鳖的首要任务。

“保护国际基金会”支持的红河流域斑鳖调查项目覆盖了云南历史上所有的斑鳖分布区。在调查中我们鉴定、发掘出一批来自野外的斑鳖个体留下的照片,获得了来自野外的斑鳖骨骼以及斑鳖栖息地GIS信息。此外,“保护国际基金会”中国项目与红河州渔政监督管理局及红河学院合作,于2008年5月在红河州召开了首次“红河流域斑鳖保护研讨会”,使得斑鳖这种濒危物种逐渐为当地政府、群众所重视,也促使当地渔政管理部门对斑鳖的保护投入更大热情与精力。为了实现红河流域的斑鳖保育,“保护国际基金会”中国项目在此次会议上提出以下措施:

  1. 沿河选择约20个行政村,每个村找一名有一定威望并热心野生动物保护的人充当信息员,每月给予一定津贴,由信息员负责在日常生活中向同社区的居民宣传斑鳖保护,并收集当地所有鳖类出没的信息,如捕获、产卵、晒背、沙地上留下的脚印等证据,经过其验证核实疑似为斑鳖者,报告给附近的渔政工作成员,建立鳖类保护信息搜集网络。该网络还将提供与斑鳖保护相关的当地工程建设进展、河水水位、气象环境等实时信息。信息员还有义务对发现的非法捕鱼、狩猎、采沙、环境污染等事件及时向政府主管部门举报。
  2. 针对斑鳖的濒危状况和我们的前期工作,在地方电视、报纸等大众传媒加以宣传报道,加强当地的官员和群众对斑鳖的认识,敦促执法部门加强对市场、餐馆的监管,在海关、边防检查中留意斑鳖。另外,建议当地政府将以斑鳖为代表的红河流域特有动植物栖息地保护列入哈尼梯田申报世界遗产工作范畴,以促使政府更加重视斑鳖的保护。

已经建立的鳖类保护信息搜集网络如能在最近两年内持续运转,对尽快发现幸存个体将具有重要意义。在中国取得的资料显示,红河流域的斑鳖是一种典型的依赖大河生境的大型鳖,斑鳖在红河干流的分布不会止于中越边境。我们推测在红河流经越南北部老街、富寿等省区的河段应该有斑鳖分布。据报道,美国科学家于2008年4月前后,在越南北部地区发现了一只非常珍稀的巨鳖——斑鳖,这也是目前已知的唯一在野外发现的此类生物。因此我们建议越南相关机构也能尽快开展斑鳖的野外调查,采取保护措施,建立保护网络等,并加强宣传教育工作,这些工作无疑会增加在野外发现斑鳖的繁殖个体的几率。

参考文献
1. Farkas, Balazs and Uwe Fritz, 1998. On the identify of Rafetus swinhoei (Gray, 1873)and Pelochelys maculatus (Heude, 1880).Zoologische Abhandlungen, State Museum fur Tierkunde Dresden, Band 50, No. 5
2. ZHAO Ermi,2000. Accession of CSIS Revision I
3. 赵肯堂,黄恭情,1994。苏州地区鼋种考证,中国动物学会成立60 周年:记念陈桢教授诞辰100 周年论文集。科.学出版社:77~83.
4. Farkas, Balazs and Robert Webb, 2003. Rafetus leloii Ha Dinh Duc, 2000 – An invalid species of softshell turtle from Hoan Kiem Lake, Hanoi, Vietnam. Zoologische Abhandlungen (Dresden) 53:107-112.
(该研究得到保护国际基金会和龟鳖保育基金的支持)

相关文章